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寂静的世界21作者:sy791230(兰色懒猫)
寂静的世界21作者:sy791230(兰色懒猫)

第2
  在某处
    XAXA005:“大人,0001区能量泄露停止了。”
  XAXA001:“哦。是自行停止的还是……”
  XAXA005:“目前尚不清楚,正在全面检测当中。另外0035区监控点传来了新的上报,观察点5号的附属8号的灵魂种子及性格种子的配型结果出来了。”
  XAXA001:“有什麽问题?突然变更?怎麽回事。全面检测所有监控点。”
  XAXA005:“是,立刻进行。是先对无人区进行检测,还是对0001和0035区进行检测?”
  XAXA001:“0001和0035区”“主人!主人!”
  迷糊中忽然听到雪梅的声音,我翻了个身。啊!差点掉下来。揉了揉眼睛才发现自己睡在小丫头的房间沙发上。
  小丫头早已不知去向,我伸了个大大的懒腰,昨天睡一晚沙发,骨头都酸了。
  “小丫头呢?”
  “主人,小悦早吃了饭出去了。你怎麽睡在这啊!奴家醒来没见到你,担心死奴家了。”
  雪梅撅着嘴说道。
  “靠!不是你想的那样啦!反正就是,昨天有些事聊的晚了点。我去吃饭了。
  “说完连忙爬起来就闪了。
  靠!难道昨天没啓动更新系统?害我白白的浪费一晚上。郁闷啊!刚刚雪梅那眼神,简直就把我看成虐童癖了。我他妈的冤枉啊!
  回到套房裏,咦!晓梅也醒了?只见晓梅恭敬的拉着我坐到桌前,一副小意的站在一旁看着我吃她做的早饭,额,怎麽这麽怪异呢。完全是旧社会的丫鬟摸样啊!见到雪梅进来,晓梅急忙快步走了过去,极爲恭敬的拉开凳子让雪梅坐下。
  我靠!这……这时什麽个情况啊!我靠!不过蛮享受的!哈哈哈。
  等到雪梅坐到我身边拿起东西吃了起来,晓梅又一副小意的摸样站在一旁。
  看着似乎知道点什麽的雪梅我好奇的问道:“怎麽回事啊晓梅?”
  “不知道啊!她今天一醒来就突然跪下叫我夫人呢!嘻嘻!”
  雪梅一脸满足的看了看站在一旁的晓梅,得意的说着。
  “靠!怎麽叫你不叫我!”
  看到雪梅一脸的得瑟,不爽的说。
  “她叫了呢,叫你老爷了啊!”
  “哈!”
  我更吃惊了,对着晓梅说道;“你能写字吧?”
  晓梅看着我认真的点了下头,从随身的小布包(哪找的?中拿出了纸笔,然后看向我。
  “主人,她想知道你要她写什麽?”
  “额!算了吧!”
  现在我一脑门的官司,晓梅的事就先放放好了。我现在在几女的眼裏完全成了爱好幼女的变态男了,我冤枉啊!还有那个小丫头,老是神神秘秘的玩失蹤。搞什麽飞机啊!
  胡乱的吃完早饭,和雪梅几个哼哼哈哈了几句就一个人跑了出来。冷静冷静,现在需要的是冷静。从醒来开始就无数的问题在産生,随着一个个的线索的出现,新的问题也産生了,而那晚小丫头的莫名出现让我看到了解决所有问题的可能。
  但小丫头本身又是个巨大的谜团。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,不知道爲什麽慢慢的走着,突然産生了开车飚一段的念头。
  选了路边一台未锁的车,坐了上去。车辆的轰鸣声听起来是那麽的舒畅,一路上向着人少的地方开去,越来越快。飞速的汽车,注意躲避呆立的人时高速的转向,肾上腺疯狂上升。太爽了。开的我都浑身冒出细密的汗来,车辆终于在电视台大楼不远处的雾墙前停了下来。看着阴冷的雾墙伸了个大大的懒腰。呼!今天倒不是来发疯的,毕竟才发疯没几天嘛!哇哈哈哈!
  看了看身边高耸的电视台大楼,呀!要不进去看看?找个女主播爽爽?终于知道爲什麽这麽多人喜欢飙车了,简直就改变心情的利器啊!转身大步的向电视台大楼走去。走上长长的石台阶,宽阔的大厅中空蕩蕩的。看了看大厅一端的介绍台,直接就上了十楼的新闻部。
  电视台就是有钱啊!电梯又大又宽,裏面的显示屏上不断的播放着风光片。
  到了十楼,还是空蕩蕩的。靠!难道都下班了?不应该吧?我还想着曾看过的AV上在播报台操女主持啊!随手晃动几个门的把手,都是锁着的。很怪异的感觉,仿佛这栋大楼裏完全没人似得,静的有些可怕。
  走廊的尽头是间硕大的编辑部,无数的隔板将大大的房间隔成一个一个小小的办公区,电脑全都黑着,站在门口硬是没勇气踏进去。空旷的大楼中光听见自己的脚步声,实在是对自己精神的考验。靠!你丫的静归静,好歹也应该有人吧。
  不甘心的在总编室门口撒了泡尿,忽然一阵细微的声音从远处传来。操,差点将我的尿给吓回去。
  妈的,出门忘记把我的钢管带上了。两手空空的更是让人不安,算了先闪了。
  转了几个圈才回到电梯口,妈的搞这麽大的地方还七拐八拐的。
  额,什麽时候电梯上到十三楼去了?看了看其他五台电梯,额,上来的时候没注意,反正都不在十楼。随手拿起放在电梯口的垃圾桶,提了提,手感不错。
  从十楼的楼梯,蹑手蹑脚的向上摸去。接近十三楼时,听到上面传来一阵轻快的脚步声,接着是电梯开门的声音。飞速走到十三楼楼梯口,隔着楼梯间的门窗向裏面望去。仔细观察了下才缓缓的打开门,贴在墙角看了看走廊,很安静。回头才发现电梯刚到达了1楼大厅。
  楼层裏安静的很,推开一扇半掩的玻璃门,裏面很是杂乱。长长的真皮沙发上放着一条毛毯,而玻璃茶几上满是未开封的零食和牛奶等食物,还有一个被去掉照片的相框。旁边的垃圾桶明显被人将裏面的垃圾带走了,只留下一个干净的塑料袋套在上面。看来是有人在这裏生活了一段时间了。靠!难道除了我和小丫头还有人?看了一圈都没发现什麽有用的东西。走出办公室,隔了间门见到一间会议室,推开玻璃门,终于见到人了。杂乱的桌子上到处是会议资料,周围紧坐着进十个带着工作证的人,正统一的扭着头看着前面一块巨大的显示器上的图表。
  唯独一个穿着一身大红色小西装下身一条黑色套裙,西装下一件立领蕾丝边白色衬衣,带着金丝眼镜的少妇,仰着头嘴唇微微张开。见到这个唯一摆着奇怪造型的女人,我走了过去,细细的端详起来。酒红色的秀发盘在脑后,尖细的下巴高高扬起,很是一副干练的摸样。圆润耳垂上吊着珍珠耳环,纤细脖颈上挂着一条珍珠项链,看起来就是一副成功职女的摸样,还洒了点香水,整体就是一种高高在上让人无法侵犯的感觉。不由的让我想起大学毕业后实习时,实习公司裏的一位女主管来。总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摸样,每次见到她我都紧张的要死。看来这个女的应该是电视台的高管了。
  正贪婪的盯着西装下胀鼓鼓的两团,忽然发觉衬衣左侧的领子上一块小小的淡红色汙渍。伸手摸了摸,额,都已经干了。手指贪婪的触摸着她细嫩的脖子,慢慢向下伸去。好深邃的事业线啊!将她的头摆正了,呆滞的目光直视着我,有点熟悉的感觉。恩跟小芸一样轻熟女御姐感觉。戳了戳丰满的胸部,手感不错,看来戴的是薄的胸罩。
  女人嘛,总是能在不同的地方,不同的场合,对不同的人展现自己不同的一面。或是清纯,或者是成熟,或者是威严。就像实习公司的那个女主管,平日总是一副谁都欠她钱的摸样。可有回让我去给她搞办公室的卫生,看到她和女人的生活照,才发现老妖婆居然也有清纯可爱的一面。
  我身边的女人,都是在生活中发现的,即便是雪梅和小芸这两个警察和医生,也没机会看到她们职业的一面。虽然曾让雪梅穿上警服,可仍然是以淫蕩爲出发点的。眼前的这个少妇,给了我一种不同的感觉。恩,要好好的品尝一番。
  将少妇搬到隔壁的办公室中,放在老板椅上。恩,现在要的是品尝味道,不能太急了。找了个文件夹,摆弄着少妇拿着,一手扶着眼镜。远看就像是一个干练的女高管在处理问题似得。怕是一般下属进来看到这幅摸样会很是心惊胆战吧!
  越看心就越痒,心中高叫着,这麽神圣不可侵犯的摸样,揉碎她。
  远远的欣赏了下,不错,整体感觉就让人冲动,可还是差了点什麽。对了,我弓身,钻到办公桌下。要把那双美腿打开嘛,让下属已经来就能看到美腿见的内裤。这样一来,桌面上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上司,桌面下是张开双腿时刻迎接侵入的蕩妇摸样,这才是哥要的感觉嘛!掰开大腿的时候,将连裤袜中缝给撕开,挑起紧附在阴部的内裤一角。好稀疏的阴毛,就顶端一点点,看着就干净。两片肥厚的大阴唇紧紧的合在一起,闻了闻一丝淡淡的骚味,洗洗干净就好了,比我家那些女人的味道要大些。反正是兴之所至的弄弄,不需要叫醒她。伸手将少妇的身体拖了拖,让她的下身展露的更开,手指按在内裤上稍稍用力就将内裤压出了条缝隙。
  在桌下蹲了好一会,站到老板椅背后。居高临下的看着衬衣内的峰光,探手进入满是腻滑。收回在胸罩内好一番揉捏的大手,準备将少妇的西装脱下。
  “你在干什麽?”
  小丫头手裏拿着个袋子站在门口叫道。
  我日,注意力全放在少妇的身上去了,居然来人了都不知道。这时的我正站在少妇身边,倾下身体解着扣子。突然响起的叫声让我一惊,拿起桌上的笔恶狠狠的看了过去。当发现是小丫头的时候,惊讶极了。
  “你怎麽来了?”
  “你在对我妈做什麽?”
  两人同时开口。
  “你妈?”
  我愣住了。
  小丫头飞奔了过来,一把将我推开,死死的抱住呆滞的少妇。扭过头,像个噬人的小豹子般盯着我。
  尴尬,心虚。靠!都忘了上来就是因爲发现有活人在了。怎麽这麽巧就选到小丫头的妈妈了,难怪刚刚总觉得面熟呢。小丫头抱着她的母亲,一下就能看出两人是多麽的像了。
  小丫头怒视了下,急忙看起怀中的母亲来。幸好哥没急着提枪上阵,连衣服都没怎麽动。所以小丫头粗粗检视了下,警惕的道“你想干什麽?”
  我连丢了手中的笔,大脑飞速的转了起来。”
  啊哈!还说呢,总是动不动就搞失蹤,我出来找你了啊。额,后来到这来休息下,看见她有点奇怪,所以,所以研究了下。”
  心裏默念着,别去看下身,别去看下身。万一被发现连裤袜的裆部被我撕开了,就太尴尬了。
  小丫头再次检视了下自己的母亲,至少表面上没有异样。急急的说:“你出去,你给我出去,你个大色狼。肯定是想对我妈起坏心。快出去。”
  边说还冲过来把我往外退。
  “好好,我出去。我在下面等你哈。我开车来的,我在外面等你。”
  话刚说完,办公室的门就紧紧的关上了。
  我这个汗啊!有没有这麽巧啊!苦笑着按下了电梯开门键,对着电梯门口的垃圾桶狠狠的吐了口痰,晦气。额,突然发现裏面居然有几张带血迹的纸张?再想到小丫头刚刚推我时手上几根手指都贴着创可贴。靠!小丫头在用血唤醒她母亲。呀!幸好我本来也没想把少妇叫醒的。再想的深一点,幸好城市裏第二个自醒着是个女的,还是个小丫头,要跟我一样是个成年男子,会不会发生麻子程和周悦的悲剧来?
  小丫头只要仔细的检查下少妇,肯定会发现我做过的手脚。不行,好不容易多了个自醒者,不管她是男是女,若她对我有了不好的成见,今后不好相处啊!
  毕竟她有需要我的地方,而我也有需要她的地方。
  想到这,我没理已经到站开门的电梯,又按下了十三楼,要开诚布公的跟小丫头谈谈。
  “小丫头,你出来下,我又话跟你说。”
  我敲了好半天的门,小丫头一副苦大仇深的摸样走了出来。
  “你又想干什麽?”
  手上反握着钢笔问道。
  “额……”
  站在小丫头面前我突然不知道怎麽说了,毕竟她在我眼中还是个孩子,如果是个成年人就好沟通多了。
  “有什麽就说啊,不说我进去了。”
  小丫头作势就要往房间裏退去。
  “等等!好吧,你也是个大孩子了,又聪明。我想跟你谈谈。”
  我柔声说道。
  小丫头反手关上门,左手放在背后。
  “我……我比你早醒来大概有三个多月了吧。刚醒来的时候,身边所有的人都呆立着。这感觉你知道的吧!”
  我充满回忆的娓娓道来。
  “你想说什麽?”
  小丫头很不客气的打断了我的陈述!额,看来谈话方式失败了。
  我清了清嗓子说道:“我就是想说,你看啊,现在呢除了我们外面的人都不会动,是吧。再加上必须要我们的体液才能叫醒他们,男生都比较色你也知道。我呢也是男的。不过,我发誓绝对不会去碰与你有关的人,你看行不行。”
  我急急的说道,说完后呼了口气。
  “爲什麽?”
  小丫头歪了歪脑袋问道。也不知道她是想问我爲什麽要这麽说,还是爲什麽不碰跟她又关的人,还是其他的什麽。
  “额,因爲现在就我们两个特别点的人,我不希望因爲我的某些事情让我们之间发生点什麽不好的事情。”
  “你想做什麽?”
  小丫头突然警惕了起来。
  “额!不对你做什麽啊!哎!我就跟你说了吧……”
  我将麻子程讲诉的他于周悦之间的事,选择性的说了遍。
  小丫头似乎在考虑什麽,我试探的说:“所以我不希望我们之间也发生这样的事,所以我觉得先开诚布公的谈谈会……”
  小丫头张了张口想说什麽,我停了下来等了半天,小丫头才说道;“看来你是个诚实的人呢,看在你诚实的份上,就算了。”
  说完就转身开门进去了,关上门的瞬间,伸个头出来“其实我只是个小女孩,根本没能力阻止你做什麽。希望你说话算话哦!”
  “你放心,还有之前你进来前,我,额,摸了下那位。对不起了!”
  说完我急忙跑了。身后传来小丫头的怒骂声;“你个混蛋,大色狼!”
  连续三天,小丫头都没给我好脸色。弄的我七上八下的,雪梅几个对我和小丫头之间完全是种看戏的感觉,时不时的逗我下。就连龙婷有时对我的挑逗,都会嬉笑着拿出张写着【不去找你的小妹妹?】的纸条逗我,气的我头疼。
  这三天小丫头也没在半夜叫醒过我,自然我一直期待的绿光解惑会也没办法举行。
  只到第四天,心裏老是想着怎麽弥补跟小丫头的关系,加上爲了等绿光,两天晚上没好好睡了。这天胡乱的在床上过了下手瘾,就性趣缺缺的睡去了。迷糊间,感觉有人拍我,我睁开眼。小丫头挎着包包站在我面前,一副苦大仇深的摸样。额,搞什麽。这时我才发觉自己被包裹在绿光之中。
  “大色狼,你知不知道麻子程还有那个叫周悦的是从哪出来的啊?”
  小丫头低声的说道。
  “额,你问这个干什麽?”
  我好奇的问道“小气的,就问问嘛。”
  小丫头一副嫌弃的摸样。靠!
  “麻子程是福建三明的,周悦就不知道了。”
  我揉了揉眼睛回答道。”
  你怎麽知道这麽多事的啊!这个系统那个系统的。”
  “你猜?”
  小丫头一副欠揍的摸样。我靠!
  “对了,我的基因控制用不了,你知道是怎麽回事麽?”
  小丫头又问道。
  “靠!我怎麽知道。额你的用不了?这种情况我就不知道了,就我所知自己醒来的人,都能用你说的什麽基因控制系统去叫醒控制人啊!”
  我不无奇怪的说道。
  小丫头疑惑的咬起了指甲,似乎在想着什麽爲难的事。
  “别咬了,手上都还有伤口。”
  “那我也是自己醒来的,爲什麽就不能用。还有明明一个安全警戒区只会醒来一个人,爲什麽我们两个会在一起?”
  小丫头自言自语道。
  “你说什麽?一个安全警戒区一般只安排一个人?”
  我听到小丫头的话一个激灵,不知道爲什麽突然想起很早以前看过的一套系列电影《异次元杀阵》可当我把自己的猜测告诉小丫头后,小丫头却非常认真的说不是。小丫头又沈默了,急的我,如果她是个男的我绝对就操家伙上了。
  很快城市在黑暗中慢慢显现,我们停止了这种偷偷摸摸的对话。
  接下来的两天,小丫头总是闷闷不乐的,让雪梅三人好生心疼。只有我知道她是爲了什麽,可我也实在是不知道怎麽去帮她,怎麽去劝慰她。除非……我很快排除了这个荒谬的念头。可是既然想到了,就总是会不自觉的想起。就像小丫头说的那样,一个安全警戒区只会醒来一个人,这次却在我醒来后熟悉了这个城市的情况下再让小丫头醒来,可小丫头却没有唤醒人的能力。那麽是不是存在,由我来唤醒再由小丫头做进一步处理的可能性呢?
  下午好不容易抓住準备去看自己妈妈的小丫头,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她,结果换来的是一阵白眼,似乎我就是想把她妈妈怎麽怎麽的,靠!
  爲了让小丫头能够感受到我希望于她好好相处的想法,从此我的活动安排裏,多了条每天接送小丫头去电视台的工作。甚至在慢慢建立互相的信任,我也多次给予她建议。不过可惜我所有能想到的办法,小丫头都不能用,真是奇了怪了。
  而我也尽量避免再去提那个我来叫醒,她再怎麽怎麽的事情。可随着时间的推移,小丫头越来越急躁,几次想提起这件事,都被我带过去了。开玩笑!这是这会小丫头着急,我要是急匆匆的答应下来,之后她突然反悔了,还不恨死我。
  “主人,这几天很累是吗?”
  浴室中,雪梅一边帮我揉捏着肩膀一边问道。
  “嗯,这边再用点力,对,舒服啊!”
  我趴在一张木凳上一边是暖和的流水,一边是柔美的女郎,舒服的回道。
  “小丫头也总是不高兴呢。”
  雪梅好似拉家常样的随口问道。
  “她有她的问题啊!小倔驴,反正时间还长,希望她能解决吧。”
  我一想到小丫头就又怜又恨,总之两个词,刁蛮,神秘。
  雪梅忽然轻柔的爬在我的背上,呼出的热气吹到我的耳边。”
  主人,这几天总是兴致不高呢。奴家有个礼物想送给主人。”
  “哦!什麽礼物啊,上次就听你说过。”
  我好奇的问道“帮我把脖子捏捏。”
  “嘻嘻,等会吃完饭,奴家带你去。
  “雪梅笑嘻嘻的说着。
  早饭后,雪梅安排好龙婷和晓梅就拉着我出了门。哦呼,看来是个值得期待的好东西,居然连龙婷都不带。一路上雪梅不断的卖着关子,引的我心裏那个痒啊!好几次都準备把她拖进附近的商店裏,好好的棍棒伺候下,都被她躲了过去。
  呦呵,反常啊!
  走着走着发觉不对,怎麽到校园裏来了。雪梅媚笑了下,拉着我的手就向我曾準备过的班级走去。我操!
  才一进教室大门,我就双眼冒光。乌压压一片水手服学生妹,正端正的坐在各自的位置上。数了数,整整六十九名洋溢着清纯气息的小姑娘,穿着粉红或天蓝的水手服。布料差了点,稍稍靠近些就能看见胸口的两点正透过薄薄的衣服展露出来。
  “你做的?”
  我扭头看着一脸得意的雪梅问道。
  “嗯,奴家带着晓梅弄了好几天呢。主人,请你坐到那去,要上课了哦。”
  雪梅得意的回答道。
  这时我才发觉,难怪今天雪梅穿了件小号的西装,裏面是件红色的抹胸。我激动的坐到了教室中空着的座位上,环顾四周,都是些可爱美丽的学生妹,虽然各有特色但我邻桌的几个样貌上就是比其他的高一个档次,看来是雪梅特意安排的。
  雪梅从兜裏拿出了一副眼镜,将头发扎起。从讲台上拿起一个教鞭,“现在上课,起立。”
  一阵哗啦啦的声音,女生们都站了起来,我靠!这上衣也太短了吧,站起身时衣服下摆刚刚挨着短裙,又几个因爲身长的关系,直接就露出一截白嫩的腰肢来。还有短裙也是,大概是统一从什麽批发店找来的,再统一裁剪,反正全都是刚刚盖着屁股,屁股稍稍大点的硬是将超短裙穿成紧身包裙的感觉。
  环顾四周,尽是两点激凸的各色隆起,特别是我身边的几位大胸都将衣服撑成半透明状的摸样。
  雪梅特意让我好生欣赏了下,嘴角挂着一丝得瑟。”
  敬礼“所有的女生都呈九十度的弯腰,心髒顿时停了一秒中。本就超短的短裙,随着身体的伸展,白花花的屁股露了出来,放眼望去尽是圆润的翘臀啊。臀缝中夹着的两瓣阴唇尽入眼中,居然全都是无毛美鲍。坐我前面的那位犹如白馒头般的小穴,暗红色的菊花就这麽一动不动的,触手可及。我已经硬的受不住了。
  正要伸出手来触碰一下面前的嫩鲍,“坐下。”
  消失了,我的美鲍消失了。
  我狠狠的盯了讲台上的雪梅一下。雪梅狡黠一笑“现在上课。今天第一节课是生理卫生课,请那位男同学上台来。”
  额,我?”
  主人来嘛!”
  我莫名其妙的走到讲台上,放眼望去都是目光呆滞,盯着讲台的女生们,可惜了点啊。雪梅从讲台后搬出一个老板椅让我坐下,对我媚笑了下,蹲在我的身前。温柔的脱掉我的裤子,通红炙热的肉棒跳了出来,竖立在空中。
  雪梅舔了舔红润的双唇,“看过来“在心裏发出命令后,低头就将我的阴茎含进口中。六七十名清纯的女生全都将呆滞的目光移到我和雪梅处,这种在衆多清纯学生妹的面前享受美人吹箫的感觉,及刺激又兴奋。雪梅含弄了会肉棒后,双手着地的伸出舌头来,在我的阴囊上含弄起两颗睾丸来。雪梅一边舔弄一边让我调整了下姿势,将双腿摆放在扶手上,灵巧的小舌头在我的菊花上调皮的舔了舔,再一路舔舐而上,用力的在我膨胀的龟头上亲了下。站起身来,转身面对大家。靠!就把我晾在着了?
  “现在请同学们一个一个的上来,依照老师刚刚的做法,来学习下男生的生理。”
  正当我被雪梅吊在半空中,满是不爽的时候,听到了雪梅的话。伸手就在雪梅的翘臀上捏了把,正是太会玩了。雪梅得到我的奖励,更是高兴。”
  主人,加油哦,有六十九个妹妹哦。”
  来吧,老子等着呢!排在第一个的是个小巧的女生,稚嫩的脸,齐肩短发,胸部小小的,蹲在地上,双手着地,伸过舌头就在我的菊花上舔了起来,然后是阴囊,肉棒,最后在龟头上亲吻了下,就起身了。额,怎麽不含下啊!靠!老子还想试试你的口技啊!我不满的看了看雪梅。
  雪梅低头看了下讲台上的本子,冷声道:“何莉莉,爲什麽不像老师开始那样含弄下男同学的鸡巴。你把裙子脱了,爬到课桌上去,屁股翘高。今天你就这样上课。”
  只见那个叫何莉莉的女生呆滞的脱下对她来说大了一号的超短裙,光着屁股走到座位上,趴着了,还是个小女生啊,屁股上都没什麽肉。很快我的感歎就被另一条舌头的舔弄打断了。”
  主人,要是主人不满意,就这麽处理好麽?
  “站在讲台上的雪梅问道。
  “嗯,不错。”
  这个女生有副厚嘴唇,包裹着我的肉棒很是舒服。”
  啊!你说怎麽就怎麽。真是不错。”
  我拍了拍正埋头在我胯间摆动头部的女生说道。
  过了一会已经十七八个女生舔弄完了,我的胯下全都是女生们含弄时滴出的口水。”
  不行了,再这麽下去,我就想射了。”
  我一边抠挖着雪梅的美鲍,一边享受各种小舌头的服务,后面还有乌压压一长条,我及兴奋又期待,强忍着不舍的说道。
  “那主人等下。”
  雪梅本就被我扣挖的软软的将半个身子都靠在我的身上,听到我想射了,立马撩起裙摆跨坐了上来,伸手一拨就将我沾满口水的炙热肉棒纳入体内。”
  好硬,主人射到奴家的骚穴裏。啊!主人,奴家好想要了。”
  边在心裏呼喊,边解开西装的扣子,一把拉下抹胸。两颗硕大的乳肉跳了出来,我立马含上一颗猛力的吸起裏面包含的乳汁来。雪梅在我的身上飞舞,不停的用力将胯部抵近,好让我的肉棒能更深入些。”
  主人,奴家是你的,主人是奴家的,奴家全身都是主人的,主人全身也都是奴家的,奴家要,奴家要。”
  雪梅大概是因爲在衆目睽睽之下,加上我早就抠弄的她饑渴难耐,很快就到了高潮的边缘,开始胡乱的淫叫起来。
  与上次公车之旅不同,上次是她自己身体不适,所以才提出了那种淫乱的提议,而在过程中也很快就离开了。这次却是她爲了讨好我而提出的淫乱提议,从她性奋的淫叫声中还是能体会到她的醋意。心有感激的,一把抱起雪梅,让她趴在讲桌边,用力掰开两片丰腴的臀肉,挺腰就插了进去。我也有意安抚下她,顶在她的G点上就是一阵高频率的轻磨。”
  你个小蕩妇,主人爱死你了。看主人不操死你。”
  “主人,就是那裏,主人多磨下。操死奴家,操死蕩妇。蕩妇要死,蕩妇要死了。”
  雪梅欢愉的回应着我。不断流出的淫液让我越插越猛,雪梅很快到了高潮,无力的靠在讲桌上。我死死的搂着她的腰肢,加快了抽插,“要射了,要射了”。 “主人,射进来,射到蕩妇的小穴裏。”
  雪梅依然内心高涨的喊着。我将她翻转过来,压到第一排的课桌上,全力的冲刺起来。
  “啊!我要射了。”
  狠狠的顶了进去,死死地抵在那块软肉上,一股一股的快感倾泄而出。
  喘息着坐回那张老板椅,雪梅软软的瘫在课桌上。”
  何莉莉,过来给老师舔干净。”
  那名被罚爬在课桌上的女生,乖乖的走了过来,蹲在雪梅胯间舔吸着,不断溢出的奶白色的精液。”
  主人,今天射好多哦。”
  “满意吗?”
  我正处在不应期,及时后面的女生再怎麽在我胯下舔弄,都只觉得舒服而已啊!
  “恩,主人,今天奴家僭越了。今天主人想怎麽开心就怎麽开心吧。”
  雪梅清醒后小意的说道。”
  奴家今天叫晓梅来送饭,今天奴家要好好的陪主人玩一天。
  主人觉得好麽?”
  “你呀,最贴心了。你安排吧!”
  我大气的说道。
  “嘻嘻,主人最好了,奴家还叫晓梅带了,婷婷的奶哦。”
  额,我站了起来,推开正在胯下舔弄的女生,走到雪梅身边,一把抱起她就深深的吻了下去。
  休息了一会,雪梅整理了下衣服,走到讲台上。”
  请同学们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。刚刚大家已经了解了男同学的生理,现在请大家,坐到自己的桌子上,面对男同学。”
  一阵哗啦啦声,所有的女生都蹲坐在自己的座位上,虽然女生们都是并腿蹲坐,可近处的几个女生的干净小屄却被我看得一清二楚的,果然是学生妹啊,放眼望去净是白木耳啊。
  “好,现在大家请跟着老师做,男同学会巡查大家,如果有哪个做的不好,将会被老师惩罚的。男同学,请开始巡查。好,大家请跟着老师做,首先将大腿打开,用两根手指轻轻的拨开自己的大阴唇……”
  我漫步在小小的教室中,随处都是可爱的女生,白嫩的双腿,诱人的蜜桃。可怜的何莉莉,大家都是坐在课桌上拨弄着自己的嫰处,只有她趴在课桌上,小手伸在胯下学习着。其他的女生都在认真的听着雪梅的命令,大部分都流出水来。我挺着坚硬的鸡巴,在女生中走着,看来雪梅很是用心的準备过呢,看得出所有的女生都刮过毛,而我前面那个大胸女,却是天然的。忍住不凑了过去,伸出舌头在嫩红的阴道口处舔了下,那双大开的美腿被我的突然袭击吓的紧紧的夹住了我的头,靠。站起身来,就要去撕开她的衣服。
  “许君,怎麽回事,上课不认真,站到后面去,不準穿裙子。”
  雪梅突然命令道。我面前的大胸女跳下桌子,就站到了教师后面。我疑惑的看了看讲台上早已淫水放浪的雪梅。”
  主人,你要不要再挑几个?”
  原来是这样,收到。我继续看了起来,“主人,第四行第六个,第一行第三个……都还是处女哦。”
  雪梅建议到。”
  我靠,连着都準备好了。就按你意思办吧!”
  很快教室后面聚集了十五个下身赤裸的女生,其中竟然还有那个何莉莉。不过近七十人裏才十五个处女,这比例……看来初中部的女生还是处女多啊,看着刚刚发育的小巧女生就占了九个,而明显高些发育也好些的女生也带着点青涩啊。
  雪梅让其他的女生换了个姿势,全都跪在课桌上,这一下我回头就能看见无数的小嫩鲍,而面前是十五个站的笔直的,挺胸擡头的女生,仿佛在接受我的检阅一般。从最左边开始,伸出手指一路沿着高高低低的激凸出来的乳尖上滑过,或小巧或丰满的乳房不断的刺激着我的神经。在那个叫许君的大胸妹面前停了下来,大手捏着她坚挺的乳房,虽然跟雪梅等人的大乳相比稍有逊色,可坚挺的感觉还是让我一把撕开她的水手服,放肆的揉捏起来。
  “不认真上课的同学,向后转,双手放在墙上,把屁股翘起来,让男同学打屁股。”
  雪梅在我尽情享受青春的躯体时,将老板椅搬到教室后面,喘息着命令道。
  大大小小的翘臀站成一排,打屁股?怎麽可能,站在许君的身后双手伸到她的胸前大力的揉捏着,炙热坚挺的肉棒调整了下抵到她的双腿间,贴着湿滑的阴唇就在大腿间滑动起来。
  “许君,双脚并拢,腰再下去点。”
  雪梅大概觉得我并不想马上插入,于是命令着女生夹紧我的肉棒,让我在女生腿间的抽插更加刺激。压低的腰肢将桃心型的白臀凸显出来,还是不够圆润啊,不过青涩的果子不就是这样的麽。
  爆了爆了,双手掰开夹紧的臀肉,暗红色干净的菊花绽放开来,鲜红的阴肉不甘的稍稍分开,阴道口挣扎着紧紧挨在一起。坚挺的肉棒抵了上去,不好弄啊,又想亲眼看着硕大的龟头分开小小的阴道口的情形,可不用手扶着,试了好几次都被拒之门外,日了就。
  责怪的看了看雪梅,雪梅偷笑着过来扶住了我的阴茎。”
  再下一点,好,”
  我指挥着,用力一顶,进去了。紧致,艰难的一点一点的向内挺进。绷紧的双腿,夹紧的臀肉,未开垦的处女地。让我每一点的进入都愈加困难,可这种感受着破开与紧裹的感觉实在是太诱人了。冲开了那层膜,冲开了内裏的阴肉,大半的阴茎被收纳进去。我停了停,温暖的阴肉紧紧的裹住我的阴茎,很紧就像是一张大手在用力的握着。我长长的出了口气,突然腰上被人用力推了一下。阴茎快速的挺了进去,直到最裏面的软肉上。痛!回头一看,原来是蹲在身下的雪梅不知到什麽时候移到我身后,看着呲牙咧嘴的我,一阵偷笑。靠!
  “还不让她分开点“我急急的说道。
  许君分开了双腿,紧致感依然惊人。我抓着她的臀肉开始慢慢的抽动着,不敢太大力,垫脚躬身,看着沾着处女血的阴茎慢慢滑出,带出了点带着血丝的阴肉,狠狠的插入,仿佛阴道口四周的肌肤都被带了进去。欣赏了会着美妙的进出,伸手摸到了旁边的女生胯下,靠,都有点干了。
  “其他的受罚同学,用手摸自己的阴唇,谁要是不够湿的话,老师会让男同学狠狠的打屁股的。”
  雪梅的话音刚落,我擡起手就拍了下旁边女生的嫩臀。在安静的教室中响起一声清脆的啪。
  额,还是青涩了点,手感是不错,可肉少了,完全没有成熟女人被击打时蕩漾的肉颤感。不过胜在紧致啊!要是有表情的话,痛苦承欢的样子才是真正的精髓啊。不过今天好在人多,也算是别有风味。
  看来小女生就是敏感,我才抽插了几十下不到,旁边的女生就已经湿滑的能拉起丝来。俯身再次揉捏了下许君的坚挺胸部,拔出阴茎站到第二个女生身后。
  同样的紧致,不同的是初进时稍稍的轻松了点,破开那层膜后,内裏突然变窄了。
  我只得用手环着她的大腿根,手腰一起用力,这才尽情的插进深处。血量有点大,半个阴囊都被染红了。就这麽一个接着一个的,直到第八个,我放弃了。每个女生都有各自的特点,相同的是同样的紧致阴肉,被不同的触感紧紧包裹,每一下的抽插都是对我意志力的考验。站着破瓜实在是累啊!我浑身就跟水洗了一样。
  要到了,我抓过正在指挥其他女生并桌子,垫衣物当床的雪梅。将她按在身下,沾满了八个女生处女鲜血的肉棒,就这麽顶进她的口中。雪梅明显的皱了下眉,我管不了那麽多了。”
  快,含着,我要射了。”
  雪梅没办法只好含住,任我一阵抽插。肉棒不断的抵进,雪梅不断的干呕,流出的口水顺着乳沟流了进去。
  “射了。”
  我高叫一声,深深的抵在她的口中,一股一股一股。顺势躺在铺好的课桌上,喘息着。”
  我不动了,没力了。”
  无力的说道,看来动不动就夜御N女的家伙都是超人啊!